• 无障碍版 无障碍版
  • 本站地图网站地图
  • 登录 | 注册
  • 网站支持IPv6

首页 > 专题专栏>新绛环保宣传专栏

GEP:为绿水青山“定价”

发布日期:2023-06-16 19:56    来源: 运城市生态环境局新绛分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打印本页

  GEP:为绿水青山“定价”

  GDP是国民经济核算的核心指标,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状况和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而近两年兴起的GEP与我们熟悉的GDP有何不同?又有何关系?今年4月1日起,北京市地方标准《生态产品总值核算技术规范》正式实施,为北京市范围内的“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打开新通道。日前,四川省巴中市举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工作成果发布会。会上首次发布了2021年巴中市生态产品总值(GEP),共计2010.75亿元。近年来,青海、海南、内蒙古等省份,深圳、丽水等23个市(州、盟)以及阿尔山、赤水等100多个县(市、区)都开展了GEP核算试点示范。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表明以“绿水青山”为代表的高质量森林、草地、湿地等生态系统提供了丰富的生态产品,这些产品不仅包括人类生活与生产所必需的食物、医药、木材、生态能源及原材料等物质产品,还包括调节气候、水源涵养、土壤保持、洪水调蓄、防风固沙等生态调节服务,以及文化服务,具有巨大的生态价值,也是经济财富。

  什么是GEP核算

  GEP又被称为生态产品总值,反映的是生态系统提供的最终生态产品和服务价值量化的总和,是对区域生态系统生态价值的量化。简单理解,就是为绿水青山“定价”。主要包括生态系统提供的物质产品、调节服务和文化服务的价值。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实现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协调共进,是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一系列重要战略部署。GEP核算与价值实现是“两山”理论的核心基石,为“两山”理论提供了实践抓手和价值载体。

  2013年,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欧阳志云研究员和原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中国代表处驻华代表朱春全博士在全球首次提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ross Ecosystem Product,GEP)的概念,对核算的指标体系、技术方法做了说明,以贵州省为例,核算了贵州省2010年全省生态系统生产总价值为20013.46亿元,人均GEP是57526元,是当年该省国民生产总值和人均GDP的4.3倍。

  2016年9月“生态系统生产总值:将生态系统服务纳入国家决策和核算体系”研讨会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举办。研讨会由IUCN中国代表处、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及国家林业局主办。

  2020年,欧阳志云研究员团队首次在国际上介绍GEP的概念、核算框架、指标体系和技术方法,并以青海省为案例开展了实证研究,发展了刻画生态系统服务流的评估方法,研究发现青海省产生的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中,将近80%惠益的受益者是青海省外的其他省份,据此研究提出建立“水基金”等政策建议,协调区域发展,探索让生态产品与服务供给者受益、让生态产品消费者付费新机制,促进优质生态产品的可持续供给。

  2020年深圳上线我国第一个GEP自动化核算平台以来,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已在全国30余地区完成该软件的部署,先后支撑了全国首个(深圳)、江西省首个(南昌)、四川省首个(巴中)、陕西省首个(安康)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制度体系建设。

  2021年3月,GEP被纳入到联合国发布的最新国际统计标准——SEEA-EA。框架第九章“生态系统服务价值量核算”详细介绍了GEP的概念“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的最终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框架第十四章“指标和综合性报告”将GEP列为生态系统服务和生态资产价值核算指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2050目标的衡量指标以及从原始数据到决策支撑的基本指标。

  2021年4月份,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进一步从制度层面,对我国开展GEP核算和价值实现提出目标和要求,也促使我国GEP核算从理论研究走向实践应用。

  GEP核算是评估生态效益的具体指标,既是把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的切入点和突破口,也是国际生态学和生态经济学研究的前沿领域。建立GEP核算机制可为将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与政绩考核制度提供重要支撑,还可为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编制提供生态资产评估的基础与依据。

  目前,我国正在多个层面探索开展GEP核算实践和应用。在国家层面,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规范(试行)》。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自2004年开展绿色GDP研究以来,持续实施从绿色GDP到GEP和经济生态生产总值(GEEP)核算体系的探索构建。

  在地方层面,浙江省、贵州省、福建省、江西省、北京市等已发布了各自的GEP核算技术规范。青海省、山西省、海南省、内蒙古、深圳市、丽水市、福州市、厦门市、兴安盟、承德市、南平市以及武夷山市、将乐县、崇义县等100多个县(市、县、区)进行了GEP核算试点示范。在GEP核算基础上,浙江省、贵州省、山西省、深圳市都在积极探索GEP核算“进规划、进考核、进项目”的政策应用。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生态环境与经济核算中心主任於方指出,GEP由于尚未完成常态化、规范化、区域化的GEP核算体系构建,GEP核算仍没有纳入主流化综合决策程序,我国GEP核算的政策应用仍面临“度量难、交易难、抵押难、变现难”等问题。

  为何开展GEP核算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求:“根据不同区域主体功能定位,实行差异化绩效评价考核。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以重点生态功能区定位为依据,以提升重点生态功能区的生态资产、增强其生态产品与服务的供给能力为目标,国家发改委致力于探索以GEP为核心,构建面向重点生态区县的生态保护成效评估指标与方法,探讨基于生态资产与GEP核算的重点生态功能区评估指标与考核机制。

  GEP的出现,填补了评估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和经济社会提供的总价值的空白。当然,这也不是说GDP没有用了,GDP仍然是衡量和比较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只有经济基础牢了,才有条件追求更高质量的发展。

  可以说,以GEP核算为“指挥棒”“保险栓”,有利于推动GDP、GEP双增长,并促进GEP向GDP有效转化。这正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题中应有之义,同时,对各地因地制宜推进生态经济化、经济生态化也具有积极的示范意义和引导作用。

  GEP核算的思路是源于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生态经济价值评估与国内生产总值核算。根据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的方法,生态系统生产总值可以从功能量和价值量两个角度核算。功能量可以用生态系统功能表现的生态系统产品产量与生态系统服务量表达,如粮食产量、水资源提供量、洪水调蓄量、污染净化量、土壤保持量、固碳量、自然景观吸引的旅游人数等,其优点是直观,可以给人明确具体的印象,但由于计量单位的不同,不同生态系统产品产量和服务量难以加总。

  因此,仅仅依靠功能量指标,难以获得一个地区以及一个国家在一段时间的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产出总量。为了获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就需要借助价格,将不同生态系统产品产量与服务量转化为货币单位表示产出,然后加总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实现GDP与GEP双增长是由我国发展阶段决定的。我国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的关系随着发展阶段的演进不断改变。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国已经发展到为人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的新阶段,发展理念从“增长优先”转向“保护优先”。因此,在新发展阶段下,如何实现GDP和GEP双增长、相互促进成为时代所需。

  其核算的根本目的在于实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人类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也是对各地方进行考核的重要的生态文明指标。

  相关资料表明,GEP核算的目的可以包括5个方面。

  ——描绘生态系统运行的总体状况。生态系统为维持自身结构与功能过程中,向人类提供了多种多样的产品和服务。以生态系统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功能量与价值量为基础,通过核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借助生态系统生产总值大小及其变化趋势可以定量刻画生态系统运行的总体状况。

  ——评估生态保护成效。生态系统服务的损害和削弱导致了水土流失、沙尘暴、洪涝灾害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等一系列生态问题,生态保护与建设的主要目标就是维持和改善区域生态系统服务,增强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就是以生态系统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评估为基础,是定量评估生态保护成效的有效途径。

  ——评估生态系统对人类福祉的贡献。生态系统服务与人类福祉的关系是国际生态学研究难点和前沿,其焦点是:如何刻画人类对生态系统的依赖作用以及生态系统对人类福祉的贡献,通过对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的定量评估,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将生态系统与人类福祉联系起来,可以评估生态系统对人类福祉的贡献。

  ——评估生态系统对经济社会发展支撑作用。生态系统服务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它既提供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所需的物质产品,也维护了经济社会发展所需的环境条件。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可以明确生态系统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支撑作用。

  ——认识区域之间的生态关联:定量描述区域之间的生态依赖性或生态支撑作用。生态系统服务的产生和传递涉及生态系统服务的提供者和受益者,有效关联生态系统服务的提供者和受益者是加强生态保护、科学合理决策的重要依据。考虑生态系统服务的提供者与受益者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可以认识区域之间的生态关联,为通过关联不同利益相关者、增强区域尺度生态系统服务提供重要途径。

  生态价值如何变现

  为生态产品“定价”是第一步,如何变现更是关键。

  生态产品具有公共性、准公共性和经营性多重属性,需要从宏观决策、政策支撑、绩效考核、产业发展多个角度进行体系设计,激发全社会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促进GEP从潜在的、名义的生态价值向实际的、真正的经济福祉转变。

  2021年5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其中提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全面推进生产生活方式绿色转型,拓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探索完善具有浙江特点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应用体系。

  2021年9月26日,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成果在海南省新闻发布厅发布,国家公园提供的生态产品贴上了“价格标签”。经核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2019年度生态系统生产总值为2045.13亿元,单位面积GEP为0.46亿元每平方公里。其中,物质产品价值为48.50亿元,占国家公园GEP总量的2.37%;生态系统调节服务价值为1688.91亿元,占82.58%,调节服务以涵养水源、生物多样性、固碳释氧、洪水调蓄和空气净化等价值为主;生态系统文化服务价值为307.72亿元,占15.05%,文化服务以休闲旅游和景观价值为主。

  全国首个绿色经济试验示范区普洱市将GEP核算结果应用于绿色经济考评体系的建立,全面探索推行GEP和GDP“双核算、双运行、双提升”,淡化传统GDP考核管理。

  ……

  逐步推动GEP进规划、进项目。规划层面研究建立综合生态环境与经济核算统计体系,将衡量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综合性指标、重要生态系统类型的数量和质量指标、生态环境保护建设成效指标,作为约束性强制指标分别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国土空间规划和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中,发挥核算工作对于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引领作用。

  从项目层面开展费效分析,从项目开发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等多个角度进行评估,识别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增长”的项目,制定“双增长”生态产品目录。将经济发展与自然生态协调性分析纳入主流化决策程序,通过规划统筹解决区域发展与自然生态平衡、减污降碳与气候变化适应、生态建设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等全球性生态环境问题,提升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国际影响力。

  此外,还要进一步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政策体系。生态补偿政策方面,完善生态环境保护者受益、使用者付费、破坏者赔偿的利益导向机制,构建基于GEP核算的生态补偿标准,建立差异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产业发展政策方面,构建生态产品品牌培育体系,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交易体系,加强生态产品产业融合力度,延长产业发展链条,培育生态农业、生态旅游、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完善经营性生态产品质量认证制度,推动生态产品消费需求形成,探索建立基于生态产品的“占补平衡”机制,借助生态指标或生态信用推动公共生态产品的市场交易,推动生态产品第四产业发展。绿色金融政策方面,拓宽生态产品融资渠道,建立绿色信贷重点项目库目录等措施,扩大绿色产业信贷政策覆盖范围,创新生态环境导向的经济开发模式,引导社会资本流向生态产品的开发经营,加大对生态产业发展的支持力度。

  近年来,各地力求实现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协同发展的探索和实践。推动经济和生态协同发展,需要一手抓GDP,一手抓GEP。国家发展改革委基础设施发展司相关负责人指出,当前重点任务是建立生态产品调查监测、价值评价和价值实现推进机制,健全生态产品经营开发机制、保护补偿机制和价值实现保障机制。要探索总结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模式,努力在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上迈出新步伐、取得新突破,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有益借鉴,为建设美丽中国提供示范。